匈奴和突厥都被“强拆”了,为何蒙古人仍是草原上的“钉子户”?

时间:2019-08-20 来源:www.jaircm.com

  dingyue.ws.126.netatWsHI2Xkbh8EIGlUMgM=ZNLTIrZhK66nDG6flj0F3kCs1563602873077compressflag.jpg

  dingyue.ws.126.netE2bfl9l7UTebDCgYIgzoOQXtblNeRWUHRuyQ1ygIzjqfL1563602873076.jpg

  编者按:谈及蒙古草原上游牧民族的历史,那么城头轮换大王旗,绝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不同于中原民族大多单纯的王朝更迭。在草原上,从匈奴到鲜卑、柔然、突厥、回鹘等等,无数的游牧民族在这里建立起自己的帝国。但之后又都很快的随风而逝。只有蒙古族从成吉思汗问鼎草原之后,一直成为草原的主人,堪称草原上的“钉子户”。甚至让草原成为了蒙古草原,甚至衍生出蒙古高原、蒙古人种等称谓。那么,蒙古人究竟是依靠什么做到了这一点呢?

  dingyue.ws.126.neto1rvamoPFijuOH3ApJUNHvzgbRXEtbdB8TBe5BVmip8sv1563602873077compressflag.jpg

  想要说明为什么蒙古人会成为蒙古草原的“钉子户”,那么就必须要先简单说一下,游牧民族在草原上的政权更迭的原因。与中原地区汉族占据绝对人口比例不同的是,草原地区其实在蒙古人之前,往往是出于一个多部族并存的状态。当然,游牧民的“民族观”与我们今天的所说的“民族”,其实还有很多的区别。由于受到游牧民逐水草而居的生活习性,因此他们不同部落之间,往往是相互交叠。游牧民的部族,实际上是依靠政治上从属关系建立,而非中原地区那样更多是依赖血缘与文化的纽带。

  dingyue.ws.126.netLnu3ZFQvu4HZsesjy2we24FSMEddcsiYqpqAfmRXhSR2F1563602873081.jpg

  ▲游牧民族之间的文化互相影响往往非常迅速

  这种社会结构给游牧政权带来的一大好处,就是他们可以快速如同滚雪球一般,不断吸收别的部族,以壮大自己的势力,从而在短短近百年甚至几十年时间里,就缔造一个庞大的帝国。然而这种结构却也有一个巨大的隐患,那就是任何一个游牧部族政权,其维持统治的核心,都只是以统治者家族所控制的核心军事力量来维持。一旦这种力量衰落,或者因为包括寻找新牧场等原因出现大的迁徙,移动,就很容易导致位于下层,或者依附的部族脱离控制,从而导致民族层面的崩溃。

  dingyue.ws.126.netWFwvcwOwP0HH9EkJga9jkqei1hj3kLCLDgRuRSlF7NMVY1563602873081compressflag.jpg

  ▲突厥人在东亚的消亡,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唐帝国对突厥汗国的军事打击

  与此同时,游牧民族,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流动体。从南俄草原,到中亚北部再到西伯利亚南部和蒙古高原和准噶尔盆地与内蒙古高原。广袤的草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水盆。因此一旦一个地区出现了权力的真空,那么就立刻会有新的势力前去填充。比如鲜卑人原本就是中国东北地区的游牧民族,在匈奴衰落后,迅速填充了匈奴人在草原的生态位。突厥人也同样是填充了柔然人衰落后留下的草原霸权空白。

  dingyue.ws.126.net47wL33rRhPBZoW2AAEsvjlkLBDLVZ3W=rs0Vfvwtet3iL1563602873081compressflag.jpg

  ▲草原是游牧民迁徙和作战天然的高速路

件,就像之前冷兵器研究所的文章所说的那样,成吉思汗在统一蒙古高原之后,他一个非常大的贡献,就是将当时草原各部进行整合,从而产生了一个全新的蒙古部族。同时,他在政治层面之上,通过当时的萨满教,将黄金家族的至高无上地位,铭刻在了当时蒙古人文化之中。

  dingyue.ws.126.netOwSIGrJQCekaZbq4nCBoqcvlRHRYJ4lOCQMkefm7PxpyK1563602873077.jpg

  ▲成吉思汗完成了对蒙古各部的统合

  因此,在北元实际上崩溃后,无论是瓦剌的崛起,还是蒙古各部的内战,实际上都是在一个“蒙古”的大范畴内。甚至在瓦剌崩溃之后,北元各部的争端,其实本质上,也是黄金家族的内战。因此这也就不存在因为本部衰落,从而导致整个部族崩溃消亡的危险。因此甚至可以说,到了明代的蒙古人,其实相对于传统游牧的部族观念,倒是已经更加接近中原语境下的民族。

  dingyue.ws.126.netLkmwSX6c6PGXpGL1W6AzuMyDv3yQitTcxkirlX2KfKMvz1563602873081.jpg

  ▲明代的蒙古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游牧部族群体

件不同的是,由于十三世纪蒙古的扩张,以及在其征服领土上,建立汗国,整个亚洲内陆的政治环境,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尤其是在政治构架方面,蒙古人将自身借鉴了东亚帝国模式的汗国整体,通过建立金帐汗国和察合台汗国等独立汗国,将其植入到了中亚和北亚以及东欧的草原。

  dingyue.ws.126.netOmQoyZlMfT4zPz1C0OLYHhA7ll9AAH=SQXBVBffSl5Ad=1563602873080.jpg

  ▲蒙古的征服和各个汗国的建立,客观上促进了一些地区游牧民族的政治文明发展

  而后伴随着“蒙古和平”的到来,各地之间的贸易,给这些汗国们都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但是想要维持贸易的持续发展,大规模的民族人口迁徙,显然是一个不利因素。加之贸易本身促生了一些列的城市。这就导致了一个结果,即使是在蒙古帝国崩溃后,各个汗国之间的争夺内斗,往往最重要的已经不再是对于草场的争夺,而是对于拥有更多商人和财富的城市的争夺。因此,几乎没有什么大型贸易城市的蒙古草原地区,自然不会是其他游牧强权心仪的目标。

  dingyue.ws.126.netUmpMAB1RaDpYSXPWlSyhZCkdcpi9E2hwgQnF3ThFAJpWC1563602873077compressflag.jpg

  ▲对于14世纪及其之后的游牧政权来说,草原的争夺更多是对人口的争夺,而富裕的城市,才是他们的首要目标。

  大环境之外,蒙古人在草原的屹立不倒,还有两个更加现实的原因。那就是西部的瓦剌和东部的女真。虽然前者严格来说,并不能完全算进蒙古人之中,但是瓦剌哪怕在也先死后,失去了对蒙古高原的统治,但这些强悍的游牧民们,却仍充当了防波堤的作用。瓦剌人所拥有的战斗力,不仅让中亚和钦察草原的游牧政权们,不愿去硬踹这块铁板,甚至瓦剌人还时常对着这些游牧邻居“围湖造陆”,不断的侵占哈萨克人等民族的草场,时常对其进行劫掠。后来崛起的准噶尔,更是险些吞并了哈萨克汗国。

  dingyue.ws.126.netO4P5oFb8jVnloyykVgbgLXUEDyhUqkenf7uEHY6PnPgKT1563602873081compressflag.jpg

  ▲瓦剌人使得中亚游牧民入侵蒙古高原在军事上难以实现

  而在东方,辽金的崛起,尤其是金朝女真对中原地区的移民,极大的透支了东北地区的人力。因此直到16世纪之前,当时的东北各部女真,即使是在蒙古各部混战的黑暗时代,也没有像鲜卑或者契丹那样入主草原的力量。后来哪怕是后金清的崛起,他们即使能够深入蒙古草原,但却也并没有足够的人口,来对蒙古草原进行大规模的移民统治。也正是如此,最终蒙古人,成为了直到今天,统治蒙古草原时间最长的民族。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主编原廓、作者静默之,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dingyue.ws.126.netatWsHI2Xkbh8EIGlUMgM=ZNLTIrZhK66nDG6flj0F3kCs1563602873077compressflag.jpg

  dingyue.ws.126.netE2bfl9l7UTebDCgYIgzoOQXtblNeRWUHRuyQ1ygIzjqfL1563602873076.jpg

  编者按:谈及蒙古草原上游牧民族的历史,那么城头轮换大王旗,绝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不同于中原民族大多单纯的王朝更迭。在草原上,从匈奴到鲜卑、柔然、突厥、回鹘等等,无数的游牧民族在这里建立起自己的帝国。但之后又都很快的随风而逝。只有蒙古族从成吉思汗问鼎草原之后,一直成为草原的主人,堪称草原上的“钉子户”。甚至让草原成为了蒙古草原,甚至衍生出蒙古高原、蒙古人种等称谓。那么,蒙古人究竟是依靠什么做到了这一点呢?

  dingyue.ws.126.neto1rvamoPFijuOH3ApJUNHvzgbRXEtbdB8TBe5BVmip8sv1563602873077compressflag.jpg

  想要说明为什么蒙古人会成为蒙古草原的“钉子户”,那么就必须要先简单说一下,游牧民族在草原上的政权更迭的原因。与中原地区汉族占据绝对人口比例不同的是,草原地区其实在蒙古人之前,往往是出于一个多部族并存的状态。当然,游牧民的“民族观”与我们今天的所说的“民族”,其实还有很多的区别。由于受到游牧民逐水草而居的生活习性,因此他们不同部落之间,往往是相互交叠。游牧民的部族,实际上是依靠政治上从属关系建立,而非中原地区那样更多是依赖血缘与文化的纽带。

  dingyue.ws.126.netLnu3ZFQvu4HZsesjy2we24FSMEddcsiYqpqAfmRXhSR2F1563602873081.jpg

  ▲游牧民族之间的文化互相影响往往非常迅速

  这种社会结构给游牧政权带来的一大好处,就是他们可以快速如同滚雪球一般,不断吸收别的部族,以壮大自己的势力,从而在短短近百年甚至几十年时间里,就缔造一个庞大的帝国。然而这种结构却也有一个巨大的隐患,那就是任何一个游牧部族政权,其维持统治的核心,都只是以统治者家族所控制的核心军事力量来维持。一旦这种力量衰落,或者因为包括寻找新牧场等原因出现大的迁徙,移动,就很容易导致位于下层,或者依附的部族脱离控制,从而导致民族层面的崩溃。

  dingyue.ws.126.netWFwvcwOwP0HH9EkJga9jkqei1hj3kLCLDgRuRSlF7NMVY1563602873081compressflag.jpg

  ▲突厥人在东亚的消亡,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唐帝国对突厥汗国的军事打击

  与此同时,游牧民族,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流动体。从南俄草原,到中亚北部再到西伯利亚南部和蒙古高原和准噶尔盆地与内蒙古高原。广袤的草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水盆。因此一旦一个地区出现了权力的真空,那么就立刻会有新的势力前去填充。比如鲜卑人原本就是中国东北地区的游牧民族,在匈奴衰落后,迅速填充了匈奴人在草原的生态位。突厥人也同样是填充了柔然人衰落后留下的草原霸权空白。

  dingyue.ws.126.net47wL33rRhPBZoW2AAEsvjlkLBDLVZ3W=rs0Vfvwtet3iL1563602873081compressflag.jpg

  ▲草原是游牧民迁徙和作战天然的高速路

件,就像之前冷兵器研究所的文章所说的那样,成吉思汗在统一蒙古高原之后,他一个非常大的贡献,就是将当时草原各部进行整合,从而产生了一个全新的蒙古部族。同时,他在政治层面之上,通过当时的萨满教,将黄金家族的至高无上地位,铭刻在了当时蒙古人文化之中。

  dingyue.ws.126.netOwSIGrJQCekaZbq4nCBoqcvlRHRYJ4lOCQMkefm7PxpyK1563602873077.jpg

  ▲成吉思汗完成了对蒙古各部的统合

  因此,在北元实际上崩溃后,无论是瓦剌的崛起,还是蒙古各部的内战,实际上都是在一个“蒙古”的大范畴内。甚至在瓦剌崩溃之后,北元各部的争端,其实本质上,也是黄金家族的内战。因此这也就不存在因为本部衰落,从而导致整个部族崩溃消亡的危险。因此甚至可以说,到了明代的蒙古人,其实相对于传统游牧的部族观念,倒是已经更加接近中原语境下的民族。

  dingyue.ws.126.netLkmwSX6c6PGXpGL1W6AzuMyDv3yQitTcxkirlX2KfKMvz1563602873081.jpg

  ▲明代的蒙古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游牧部族群体

件不同的是,由于十三世纪蒙古的扩张,以及在其征服领土上,建立汗国,整个亚洲内陆的政治环境,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尤其是在政治构架方面,蒙古人将自身借鉴了东亚帝国模式的汗国整体,通过建立金帐汗国和察合台汗国等独立汗国,将其植入到了中亚和北亚以及东欧的草原。

  dingyue.ws.126.netOmQoyZlMfT4zPz1C0OLYHhA7ll9AAH=SQXBVBffSl5Ad=1563602873080.jpg

  ▲蒙古的征服和各个汗国的建立,客观上促进了一些地区游牧民族的政治文明发展

  而后伴随着“蒙古和平”的到来,各地之间的贸易,给这些汗国们都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但是想要维持贸易的持续发展,大规模的民族人口迁徙,显然是一个不利因素。加之贸易本身促生了一些列的城市。这就导致了一个结果,即使是在蒙古帝国崩溃后,各个汗国之间的争夺内斗,往往最重要的已经不再是对于草场的争夺,而是对于拥有更多商人和财富的城市的争夺。因此,几乎没有什么大型贸易城市的蒙古草原地区,自然不会是其他游牧强权心仪的目标。

  dingyue.ws.126.netUmpMAB1RaDpYSXPWlSyhZCkdcpi9E2hwgQnF3ThFAJpWC1563602873077compressflag.jpg

  ▲对于14世纪及其之后的游牧政权来说,草原的争夺更多是对人口的争夺,而富裕的城市,才是他们的首要目标。

  大环境之外,蒙古人在草原的屹立不倒,还有两个更加现实的原因。那就是西部的瓦剌和东部的女真。虽然前者严格来说,并不能完全算进蒙古人之中,但是瓦剌哪怕在也先死后,失去了对蒙古高原的统治,但这些强悍的游牧民们,却仍充当了防波堤的作用。瓦剌人所拥有的战斗力,不仅让中亚和钦察草原的游牧政权们,不愿去硬踹这块铁板,甚至瓦剌人还时常对着这些游牧邻居“围湖造陆”,不断的侵占哈萨克人等民族的草场,时常对其进行劫掠。后来崛起的准噶尔,更是险些吞并了哈萨克汗国。

  dingyue.ws.126.netO4P5oFb8jVnloyykVgbgLXUEDyhUqkenf7uEHY6PnPgKT1563602873081compressflag.jpg

  ▲瓦剌人使得中亚游牧民入侵蒙古高原在军事上难以实现

  而在东方,辽金的崛起,尤其是金朝女真对中原地区的移民,极大的透支了东北地区的人力。因此直到16世纪之前,当时的东北各部女真,即使是在蒙古各部混战的黑暗时代,也没有像鲜卑或者契丹那样入主草原的力量。后来哪怕是后金清的崛起,他们即使能够深入蒙古草原,但却也并没有足够的人口,来对蒙古草原进行大规模的移民统治。也正是如此,最终蒙古人,成为了直到今天,统治蒙古草原时间最长的民族。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主编原廓、作者静默之,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达到当天最大量